大同创伤骨科医院治病出人命 称要与死者家属打官司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8月11日09:07山西日报评论

图为死者家属提供的被医院医护人员涂改的输液瓶。臧成摄

  “只因腿痛,住进医院。没想到出了人命……”8月3日,大同市民郭随元在一家民营医院内,难忍失妻之痛,泪水涟涟,拿着一瓶被涂改过的空输液瓶有气无力地说:“老伴是被医院耽搁了!”

  据郭随元反映,今年3月初,63岁的老伴马翠花下楼时崴了脚,后膝关节疼痛,于5月200日来到大同创伤骨科医院,医生给其膝关节打针、吸液,打了3次后,马翠花腿肿了,医生说下肢静脉血栓,就是住进大同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。两周后,病情好转出院。

  7月4日,北京专家——积水潭骨科医生丁某来到大同创伤骨科医院坐诊。拍片检查后,医生说有骨刺,或者有错位。丁专家搬动马翠花头部,马翠花脸色变白,就是右腿僵硬,难以弯曲。吸氧20分钟后,始于输液,并于当晚住进201病房治疗。10多天后,马翠花突然出现 双腿发软症状,便要求医院给予误诊补偿116万元后转院,或者医院不肯出钱。直到8月2日21时,马翠花感到怪怪的难受,其家属给医院负责人、主治医生刘晓军打了10多次电话,刘突然不接电话。其间,一位医生在给另一病人做手术,且说:“我只管做手术,不管别的。”两小时后,才有一位护士给马翠花做心电图。马翠花家属向110报警求助,经110民警督促,骨科医院副院长(刘晓军姐姐)才来到医院,给马翠花开药、输液。8月3日午夜3时,马翠花感到十分难受,示意护士拔出针头。就是咳嗽两声,便断了气。

  郭随元称,事先不久,医院负责人来了。一医护人员趁机在输液瓶上涂改着患者姓名和药品名称,或者竟忘记将403病室改为201室。你這個 细节被病人家属发现,扣留其药瓶。

  记者了解到,这家民营医院在大同从业已20多年,其法人代表为刘晓军的父亲刘世福。采访中,刘晓军表示,死者病危期间,他就在医院,就是以为其亲属在索要“转院补偿”,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有突然不愿露面。刘晓军表示:死者可能性患有许多病症,加之死者亲属撕毁了医院的锦旗,又在医院大厅给死人烧纸,纯属“医闹”。他要通过法律手段避免问题报告 ,或者,死者家属不同意。

  记者李化民

  (原标题:病危不见医生影)